| 首页回顾 | 广告服务 | 设为首页

换上人工髋关节 走路健步如飞

发布时间:2013-04-24 05:02    浏览量:245     评论0条   参与-
亲历者:高老伯 年龄:65岁 亲历事件:股骨头坏死,接受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 人口老龄化之后,老年人的骨关节疾病越来越多,伴随而来的是严重的关节畸形和长年疼痛的折磨,甚至有坐轮椅的危险。如今,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的出现,为这些患者解除痛苦,在我国每年接受该术的患者已超过20万。以下这位主人公的经历,向人们述说了了先进医疗技术的益处。

亲历者:高老伯 年龄:65岁 亲历事件:股骨头坏死,接受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

人口老龄化之后,老年人的骨关节疾病越来越多,伴随而来的是严重的关节畸形和长年疼痛的折磨,甚至有坐轮椅的危险。如今,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的出现,为这些患者解除痛苦,在我国每年接受该术的患者已超过20万。以下这位主人公的经历,向人们述说了了先进医疗技术的益处。

——编者

摔伤后不能干体力活

我在农村生活,年轻时靠苦力吃饭,是一名搬运工。41岁那年有一天,我在水泥船上搬运水泥包,踩着脚下摇晃不定的木板。正准备上岸,一不小心滑倒了,这一跤摔得不轻。我被同伴扶上岸,休息半天才回过神来。回家后,我的右大腿发酸、右臀部疼痛。我就在家静养了一段时间。自从那次摔了之后,我就不能做劳力活了。

腿脚基本康复之后,虽然能正常行走,可遗留下疼痛问题,一旦走路时间过久,或者提了重物,大腿部就麻麻酸酸的,而臀部则会隐隐作痛。我就经常给自己贴膏药。膏药贴太久,天气热时,皮肤经常过敏、发红疹。

在农村,医疗条件不好,我也没有保健意识,腿不舒服,不上医院,就熬着。

后来,大概过了五六年吧,我的腿部、臀部症状加重,走路也受影响,不得不去治疗。恰好,我一个亲戚开了家针灸、推拿门诊。为了彻底治好腿部,我坚持做了几个疗程。果然,那段时间腿部轻松了许多,臀部也不疼了。记得,那段时间,还能骑自行车了。就这样,腿脚好了有大半年。但是,有一次我骑自行车被石块绊倒,摔个大跟头,结果老伤复发。

强的松成“家常便饭”

那次摔跤之后,我做过几次针灸、推拿,但感觉效果不好。索性,我就不去做理疗了。脚酸、臀疼,熬不住时,我就直接吃2颗强的松,甚至有时2颗吃下去只能稍稍缓解疼痛。

我有喝酒的习惯,傍晚经常会与两三个村民一起小酌几杯。家里人对此有不少意见,每次劝我少喝些。但是,喝酒不仅可以放松心情,而且我感觉喝酒与吃强的松有一样的作用。尤其在半夜,臀部疼痛难受时,喝了之后,人迷迷糊糊起来,就很好入睡了。

后来,我的腿部状况越来越差,腿不能自如抬起,步态异常,行走如鸭摆样,并且走路吃力,走个100米,就满头大汗。为此,女儿帮我申请到了残疾车,我就以此代步。

我断断续续吃强的松大概两三年吧。有一次,医生跟我说不能吃了,否则加重病情,我便戒掉了它。大概有十年吧,我都没治疗腿部,疼起来就喝酒来麻痹自己,日子照旧过得去。唯一遗憾的是,不能出远门。每次看着村民去哪里哪里旅游回来,我只有羡慕的份。

决定换人工髋关节

一晃21年,由于我的腿部活动度越来越差,抬腿只能抬起来离地面四五厘米,走路费力、坐下也费劲、不能下蹲;洗脚、穿袜子无法完成;走楼梯,侧着走慢慢往上移;疼痛发作也越来越频繁。家人看着心疼,加上近年来家里经济宽裕了,就想着带我去看医生。

2010年3月初,老婆、女儿找那位开诊所的亲戚合计着,这次一定要想方设法给我好好治治。于是,这位亲戚帮我们找了一位市里的骨科专家,就带着我们去看门诊了。

我的腿部CT、核磁共振等检查结果出来了。医生说,我的两侧的骨股头坏死,且已经到了晚期,而髋骨间隙都融合硬化,也就是说我的髋关节没用了。

“现在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换人工髋关节。”

“啊,得往我腿上换个假的髋关节,会好使吗?万一手术不成功,我不就瘫痪了?”我直摇头。

回家后,几个女儿轮流给我做工作。学医的亲戚更鼓励说,手术做了,双腿肯定比你现在要好使。大伙儿的话,说得我心动。权当“死马当活马医”吧,我便接受了。

丢掉拐杖 健步如飞

术前,我躺在病床上,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,感觉自己身体很冷,腿脚很冰。当天手术也很成功,麻醉医生打完药后,我便沉沉地睡去了。醒来时,我已经被推到病房了。听说医生把我两侧病变的髋关节去除,换上金属材料制成的关节,包括髋臼假体和股骨假体。

在医院里,由于还不能走路,我只得静躺。康复医生会教我一些翻身、练腿的动作。

不久,我出院了,在家里自己的房间静养半个月,除了拄着拐杖上厕所之外,我几乎都在床上静养着,当然还会在床上练一练腿部康复操,腿部轻松自如,没有酸麻感,以前烦人的臀部疼痛也不再出现。

静养半个月后,医生嘱咐我还不能行走过多,需谨慎行动。于是,术后半年,我都是拄着拐杖行走的。康复期间,我上医院做了四五次复查。最后一次复查,医生说:你现在可以丢掉拐杖,大胆地走路了。

那天,我丢了拐杖,从医院快步出来,二十年来,我从没有感觉如此步履轻松。走路的姿势也正常了、漂亮了。

现在,术后两年整,我的走路很正常,没有任何不适感觉。我每天早晚出家门散步,还经常去市里走走亲戚。前不久,我还去雁荡山旅游一番,健步如飞地行走在铁索桥上,我的心情格外舒畅。高老伯/讲述 张晓/记录

分享到:
文章来源 温都数字报  网络编辑:张晓  
相关推荐:
论坛精华
推荐博文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 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